当前位置:首页>>科研咨政>>略论文明转型

略论文明转型

A-A+ 上载时间:2016-08-16??来源:中共亚游下载|HOME ??编辑:代伶俐

【摘要】当不同的文明形态发生联系、碰撞、交锋时,就会有优劣之分。那种能够掌握更多的能源资源、能够生产更多的物质资料、能够形成更安全的社会生活秩序、能够提供更公正的社会服务的文明系统是较先进、较优越的文明。先进文明通过各种途径不断地发展、扩张,以至排挤原先较为落后的文明,这种情况被称为文明转型。就像农耕文明产生后不断地排挤积压采集、狩猎文化一样,商工文明一旦产生就不断排挤积压农耕文明。

【关键词】文明转型??农耕文明??商工文明

?

文明转型的原因

一个文明形态与另一个文明形态相比,有无优劣之分?许多学者认为,每一个文明都有自己的特点,有自己独特的存在价值,因而,文明与文明之间不存在优劣之分。

如果要使上述结论具有某种可信的成分,必须加上严格的限制条件。这个限制条件是,或者将文明理解为非常有限的、类似于某种精神观念的东西—仅就精神观念而言,确实很难简单判断不同的“文明”的优劣;或者在社会形态意义上来理解文明,但将不同的文明理解为完全各自独立、永不发生联系的东西—当不同的文明形态不发生相互联系时确实无法对其作优劣比较。但是,当我们不是仅仅在精神观念意义上理解文明,而是在社会形态意义上来理解文明时,并且,当不同的文明形态要发生联系、碰撞、交锋时,它们的优劣之分立刻体现。

如果一个文明系统与另一个文明系统相比,其采用的解决自身成员的吃、穿、用、住、行等方面的物质资料需要的生产方式所内涵的对能源的利用的多样性及其较高的效率性,所内含的物质资料生产的更高的效率性、更加多样性,与这种生产方式相适应的社会管理体系和管理方式的较高的效率性、更多的公正性,其遵循的价值观念在本社会乃至在其他社会能获得更广泛的认同性,就可以认为,这一文明系统比另一文明系统更为先进。

一种较为先进的文明因为能够掌握更多的能源资源、更多的物质资料、更安全的社会生活秩序、更公正的社会服务,所以,它能够不断地发展、扩张,以至排挤原先较为落后的文明。这种情况被称为文明转型。

?

文明转型或者以先进文明吸引落后文明向其学习的方式来实现,或者以采取新的文明形态的人群的人口扩张、人口迁徙来实现,或者以武力征服的方式来实现—由于先进文明系统的成员能够更有效地利用能源、能够更多地生产和利用物资,所以,这种武力征服最终总是以先进文明战胜落后文明而告终。美国学者托马斯·哈定将这种情况定义为文化优势法则。文化优势的法则可以这样来规定,“那些在既定环境中能够更有效地开发能源资源的文化系统,将对落后系统赖以生存的环境进行扩张。”或者说,“一个文化系统中只能在这样的环境中被确立:在这个环境中人的劳动同自然的能量转换比例高于其他转换系统的有效率。”

农耕文明的扩张

在农耕文明出现之前,人类的生产方式主要是采集、狩猎、游牧。农耕文明产生之后,便不断扩大自身的疆域,以至在 1500 年之前成为在地球上占主导地位的文明形式。关于这一点,托马斯·哈定作了很好的说明,“由于一般的进步类型能像热力运动那样,在环境种类不断增加的同时,使自身变得更为多面化和更有生命力,因而他们能够战胜较其落后的类型。最近几千年来狩猎和采集部落的最终解体,就是一个极好的例证。那些曾经是文化舞台主宰的部落,随着那些拥有利用能源并进行生产的崭新且更灵活手段的文化类型的到来,而逐渐退让出原有的地位。那些高级文化类型的扩张,使得狩猎和采集文化类型被一步一步地驱赶到更为边远的地区。”

《全球通史》作者斯塔夫里阿诺斯对农业扩张的原因的解释有所不同。“原始农业有两个特点促进了这一传播过程。一个特点是,在原始农业阶段,植物的栽培时断时续,常要转换地方。一块土地经开垦、种植若干年之后,就地放弃,让它在八年、十年,甚至更长的一段时间里处于自然生长状态,以恢复土壤的肥力。这一点再加上人口不断增长,就产生了这样一种必要性,需经常进入新的区域,以扩大耕地面积。所以,人口过剩是一个密切相关的扩张因素。植物品种多样的农业扩大了食物来源,使食物来源更加可靠,于是,人口也相应地增多。当人口增长超过农业生产率水平所能支持的人口限度时,一个很自然的解决办法就是移居其他地方。因而,有了一个连续的发展,即‘脱离’原来的农业居留地,进入食物采集者居住的人口比较稀少的地区。农业就是以这种方式从发源地向四面八方传布。”

斯塔夫里阿诺斯从种族变动的角度对农耕文明扩张作了进一步解释。“一次又一次的迁移使农业传播到全球各地。迁移的最后结果是,10000 年以前组成全体人类的狩猎者,到公元 1000 年时,减少到仅占人口的 1%。职业的转变而又导致种族的变动。全球种族分布图表明,10000 年以前,高加索种人、蒙古种人、黑人、布希曼人、俾格米人和澳大利亚种人这六个种族之间大致是平衡的。但到公元 1000 年时,这一平衡遭到了剧烈的变动,此变动有利于从事农业的蒙古种人、高加索种人和黑人,而不利于仍过着渔猎采集生活的布希曼人和俾格米人。”“从整体上纵观全球,农业革命对种族的影响是,结束了长达数千年的种族平衡,建立起一直持续到今天的蒙古种人、高加索种人和黑人的优势。”

商工文明的扩张

正像农耕文明的扩张排挤、压缩采集、狩猎文化的存在空间一样,商工文明的产生,则排挤、压缩农耕文明的生存空间。

商工文明首先在西方兴起。商工文明是一个完整的人类生产、生活、管理、思维的文明形态,它包括思维方式的理性化,文化观念的人本化,交换方式的市场化,生产方式的工业化,分配方式的普惠化,生活方式的城市化,政治组织的民主化,管理方式的法治化等。商工文明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也不是某个天才人物刻意设计出来的一种文明形式。它是在长达数百年的时间内,经过一系列事件的组合,经过一些重大社会问题一个一个地得到成功解决方案,而逐步地累积起来的。

当商工文明刚刚形成雏形时,马克思、恩格斯就敏锐地看到这种文明不同于以往一切时代的一些特征。他们把这种文明中的生产方式称为资本主义,将这种生产方式的主导者称为资本家。

马克思、恩格斯首先指出了这种文明以交换为主导的特征。“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他把宗教虔诚、骑士热诚、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的剥削。”“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马克思、恩格斯还指出了这种文明下的社会生产的高效率性。“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

马克思、恩格斯同时指出了这种文明的世界性、全球性特征。“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使反动派大为惋惜的是,资产阶级挖掉了工业脚下的民族基础。古老的民族工业被消灭了,并且每天都还在被消灭。它们被新的工业排挤掉了,新的工业的建立已经成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命攸关的问题;这些工业所加工的,已经不是本地的原料,而是来自极其遥远的地区的原料;它们的产品不仅供奉本国消费,而且同时供世界各地消费。旧的、靠本国产品来满足的需要,被新的、要靠极其遥远的国家和地带的产品来满足的需要所代替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最后,马克思、恩格斯极其尖锐地指出这种文明的不可抗拒的扩张性特征。“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的文明,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资产阶级使农村屈服于城市的统治。它创造了巨大的城市,使城市人口比农村人口大大增加起来,因而使很大一部分居民脱离了农村生活的愚昧状态。正像它使农村从属于城市一样,它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

商工文明所有的交换主导性特征、生产高效性特征、世界性特征以及全球扩张性特征,使得它与农耕文明相比有着巨大的优势。商工文明不仅具有比农耕文明更高的生产效率,不仅能比农耕文明更多样、更有效地利用自然能源,还创造了比农耕文明更有效、更公正地管理社会的组织管理制度和体系,并提出了能更广泛地得到社会认同的价值观念,譬如,人和人平等、个人自由和天赋权利、人身和财产不可侵犯、国家权力应当受到约束,等等。所以,商工文明对人们的吸引力不仅在于其更高的社会生产力、更丰富的能源利用形式,还在于其更有效、更合理、更公正的社会组织形式和管理活动,以及更加符合人们自由本性的价值观念及体现这种价值观念的法律规则系统。

可以说,马克思的预见,是对一切企图抗拒这种文明转型、坚持落后生产方式的民族、国家的严重警告:凡是拒绝采用资产阶级生产方式的民族、国家必然灭亡。换句话说,所有处于农耕文明时代的民族,要么向商工文明转型,要么被灭亡。商工文明所具有的相对农耕文明的优势,使得任何农耕文明—无论它在农耕文明体系中显得发展的多么完善—都无法抵御。正因为如此,当西方的炮舰打开了处于农耕文明中的大清帝国的关锁、迫使清帝国同意开放通商口岸之后,清帝国第一能臣李鸿章惊呼:中国面临数千年未遇之大变局。

由农耕文明向商工文明转型,不仅要转型,还要彻底。那些三心二意地一边向往着商工文明的繁荣精彩,一边又频频回首、留恋于自己的祖先在农耕文明时代的成就与辉煌的民族,注定不可能真正实现文明转型,以致最终必然要沦为发达商工文明国家的附庸,或者干脆被发达商工文明国家所征服或消灭。

从马克思、恩格斯通过《共产党宣言》向全世界发出警告之后,商工文明在全球不可抗拒地扩张,已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托马斯·哈定描述了这种与农耕文明相比占优势的商工文明扩张的现象。“优势类型有时候也能够对那些实际上抵抗着较进步类型政治和经济优势的低级类型进行蚕食。这在今天已经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现象,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在报上读到民族独立运动席卷所谓不发达国家的时间。许多民族独立运动获得了成功,但他们的成功是依赖于那些国家实际上已经引用了他们一直试图抵制的那些社会的意识形态、政治形势乃至一些工业技术。正是在面对强权控制而保卫其政治领地完整的过程里,他们的文化被改造了,更加接近了占优势的文化类型。”中国学者马克尭认为,工业文明在全球的扩展,“这是从 19 世纪末、20 世纪初开始的,到现在为止不过一百年,即刚刚过去的这一个世纪—20 世纪。在这一百年中,人类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变化。……在世界的所有地方,原来落后的农业文明,这时都在向工业文明过渡。他们的过渡,已经克服了在第一阶段遇到的自己本身和西方所强加的困难,积极谋求、找寻适合自己的工业化道路,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已经在工业化的道路上达到了和西方国家差不多的水平。”他们的一个共同认识是,原先相对落后的处于农耕文明阶段的民族、国家都在向商工文明转型。如果对这种现象做一个相对全面的概括,可以说,许多民族的独立运动之所以取得成功,一些第三世界国家之所以迅速地发展,就是因为它们成功地实现了文明转型,采用了占优势的商工文明类型的生产方式、组织方式、管理方式以及相应的社会组织、管理理念和价值观念。????????????????

???????????????????????????????????????????????????????????????????????????????????????

?????????????????????????????????????????????????????????????????????????????????????????????????????????????????????????????????????????????????????????????????????????????????????????????????????????????????????????????????????????????????????????????????????????????????????????????????????????????????????????????????????????????????????????????????????????

标签:
申明:本站新闻未经书面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关于我们????|????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信息管理

Copyright @ 2016 中共亚游下载|HOME 崇阳县行政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电力大道教育城内????电话:0715-3395119????鄂ICP备16014939号????电子邮箱:cydangxiao@163.com
未经中共亚游下载|HOME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